【君明】Radioactive

音乐系列第二弹~标题是歌名~

第一弹走这里:【君明】Illusionary Daytime  BE预警 【与第二弹没有关联】

想写一篇磅礴大气的文【并没有做到TT】

然后写出了一篇没头没尾的文……

bgm点这里

不推荐大家配合bgm食用了因为写着写着发现不太符合歌曲意境TT

但仍然真情实感地推荐这首歌哦,很好听~

哨向设定,私设多,解释权归我x

国际三禁

以上

 

 

严君泽手里枪的瞄准镜的红心已经对准了楼对面的目标。

目标似乎不太安分,在屋内来回走动。严君泽不满地啧了一声,伸手拍了拍在旁边悠闲磕瓜子的他的向导,“干活啊。”

“噢,好吧。”史森明剥了剩下最后两粒瓜子,全都塞到严君泽的嘴里,“别紧张,这只是个C级任务啊。”

突然就被塞了瓜子的严君泽无奈想回头让史森明赶紧的别闹了,突然间脑海里精神图景就被铺开。那是一片纯白无垠的雪地,悠闲的雪狐在地上打了个滚,挠了挠头顶那片绒绒的毛示意他的赤狐赶紧跟上,而他的赤狐也是长啸一声便撒开步伐。雪狐在雪地里着实不明显,因而看上去就只能看到他的赤狐,像一团肆意跳动充满攻击力的火花。

苍茫的大雪仍在下,但他的视觉被再度加强,眼前的一切被放慢再放慢。屋内的男人不安地走动,而他却连男人下一个动作是要抬手都能预测到。

他的嘴角微微翘起,进而扣动了扳机。

消声器把这一切都掩饰地很好,他不放心地多看了两眼,透过窗户确定那人是心头中弹,根本没有存活可能。

奈斯啊严君泽,枪法有所长进啊~

“奈斯啊严君泽,枪法不错啊。”

心里的想法前一步出现,后一步他的向导便笑盈盈地看着他说出这番话。

“你又看我内心想法了。”严君泽闷闷地把人搂过来,顺手揉了揉史森明的头。内心想些什么都能被对方知道这一认知让他有点不爽,但他还是认命地对史森明打开了自己的精神图景。

因为是史森明啊,所以这一切都没有关系。

“没有看也知道你想说什么呀。”被搂在怀里的史森明狡黠地对严君泽眨眨眼,“回去做精神疏导吧,还是你想在这里?”

“这里也太不安全了吧,回去。但走之前先收个利息。”

严君泽挑起了史森明的下巴,而此时的向导乖得不像话,大眼睛还眨巴眨巴的。

妈的,再忍我就不是人。

严君泽亲上了史森明的唇,刚开始带一点撕咬的凶狠意味,但过一会儿又变成细细的舔舐。史森明乖乖地搂住他的脖子,任他一点一点加深这个吻。

一旁被放出来的赤狐实在是看不下去,用尾巴挡实了雪狐的眼睛。

 

 

刚开始的时候,因为精神体是只赤狐这件事,严君泽没少被哨兵好友们嘲笑。

“诶,你说你怎么回事啊?”好友们的例行每周聚会上,李元浩再次就精神体这件事对严君泽展开一番十分不当人的嘲笑。他的精神体黑虎静静地卧在他的脚边,听闻这事还抬头往严君泽那边看了一眼,眼神里带点小小的嘲笑。

是可忍孰不可忍,严君泽放出赤狐,指了指那只黑虎,“letme,咬他。”

赤狐也是听话地扑过去,跟黑虎扭打作一团。

一般的哨兵精神体都是极具攻击性的动物,比如李元浩的黑虎,比如刘世宇的花豹,像他这种是只狐狸的的确十分少见。但赤狐既然出现了,就一定很不一般。

就比如现在,严君泽看着赤狐一爪子踩上了黑虎的胸膛,俨然是已经按翻了这个对手。他无视李元浩黑到不行的脸色,笑着朝他的狐狸招招手,“letme,回来。”

赤狐嗷的一声窜到了他的怀里,用头蹭了蹭他的手,一副求夸奖的模样。

“哇,你的狐狸打起架来还挺猛的啊。”坐一旁的刘世宇有点惊异。

“那是,S级哨兵的精神体怎么可能会弱。李元浩还ok?”

“还行。”好不容易安抚好自家的精神体,李元浩撇了撇嘴,“君泽听说没?塔里给你分配的向导精神体也是只狐狸。”

“啧。”说到这个严君泽就有些头疼,他向来是倡导自由恋爱的那一方人,但身为哨兵又由不得他自己做主。向导如此稀少,能拥有就不错了,谁还敢挑三拣四,“你说到这个我才想起来,跟人家约了今天下午见面来着,溜了溜了。”

“加油兄弟。”李元浩在后面笑得得意,“相亲成功啊~”

 

 

当他到达约定的饭店时,他素未谋面的向导已经等了有好一阵子。

“对不起对不起,临时出了点事才会迟到。”严君泽在心里暗骂着自己,第一天就给别人留下如此不好的印象。

“没关系的,你就是严君泽吧?”向导对着他笑了笑,眼眉弯弯,“可以叫你君泽吗?”

完了,这个笑容,直击靶心。

“呃呃呃好。”严君泽突然觉得心跳加快,紧张得连话都有些说不清,“我……”

话还没说便感觉裤腿被某不知名生物拽了拽,严君泽低头一看,一只雪白的可萌可萌的狐狸蹲在自己的脚边。见他的目光被吸引过来,雪狐还奶奶地嗷了一声,然后就纵身一跃跳到了严君泽的大腿上,舒舒服服地窝了下来。

严君泽都没来得及反应这是什么,对面的向导就有些惊异地开口,“Ming它平时从不亲近别的人。”

“你说这只狐狸?”严君泽试着把手放在雪狐的头顶上,并没有遭到反抗,“这是你的精神体吗?”

“恩,是的。”向导又恢复了一开始那副笑盈盈的模样,“还没自我介绍吧,是我的疏忽。你好呀君泽,我是史森明。”

严君泽把这个名字在心里反复咀嚼了好几遍,觉得这个名字真的说不出的好听。

问题很大,这波要捐。

他们两个人在短短的几天内陷入爱河,然后就是顺理成章的结合。Letme也十分喜欢缠着Ming,一只凶狠的赤狐,被一只奶凶奶凶的雪狐治得服服帖帖,走到哪跟到哪。

 

 

史森明正在房里帮严君泽做着精神疏导。

明明只要肢体接触即可,你为什么要选择一个如此暧昧的方式?严君泽默默吐槽,不过这个方式我也喜欢就是了。

史森明的额头贴紧他的额头,温热的呼吸打在脸颊上。如同向导本人一样温柔的精神触手先是试探性地触碰着严君泽的精神图景,直到哨兵本人允许后才进入。精神触手拂过图景里一切滋生的黑暗情绪,让哨兵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了下来。

他忍不住睁开眼偷瞄他的向导,而全神贯注清理黑暗情绪的向导并没有留意到他的这个小动作。

两年的历练,经过大大小小下至E级上至S级的任务,他跟史森明的配合在一次又一次的任务中越来越好。

史森明并不像他表面看起来这么温柔这么人畜无害,想想也是,一个S级的向导,又怎么甘心于乖乖藏在哨兵的身后?他更喜欢前线战场,喜欢刀口喋血的滋味,喜欢站在自己的哨兵身边与他共进退。

史森明会为严君泽提供最好的视野与最好的五感提升,而严君泽会在史森明给他制造的领域里放肆厮杀。

他们是最好的组合,是最好的哨兵与向导。

“我们是最好的。”严君泽突然这么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史森明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精神触手也停下了动作。良久,史森明低低地笑了,“是,我们是最好的。”

“最好的哨兵,听说明天会来个S级任务,接吗?”

“接啊,最好的向导。”

 

 

END.

今天是HE了

这么高产的作者!x你们都不夸夸我吗233

评论(8)
热度(52)

© 某不知名柒镜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