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明】Illusionary Daytime

最近收藏了一个纯音乐歌单,然后沉迷听歌无法自拔。

发现有很多歌都适合拿来写故事。于是……

最好最好是配上bgm食用哦~

这是bgm

音乐系列第一弹~标题是歌名~

时间线是到了s11,内容都是我掰的,不要较真quq

BE预警!接受不了的小可爱就别看了吧quq不然看完还要骂我

 

退役两年的严君泽又接到了媒体的采访邀请。

其实不只是他独一份。毕竟今年的RNG顺利拿下s11的冠军,而当年一起奋战的众人,如今还在赛场上拼搏的,却只剩下史森明。国内媒体铺天盖地宣传这只铸造了传奇的战队,而这其中自是少不了老队友对这个曾经是队宠,如今却成为队长独当一面的辅助的感想。

趁着化妆的间隙,笑盈盈的女记者搬了张小凳坐在严君泽身边跟他说着待会要问的问题,眼神是对这位曾经的世界顶级上单之一的崇敬与惋惜。谁都以为他会是那个陪着RNG一起再度夺冠的人,却未曾想到他因伤病退役。

他出道时间本就比队友们晚,拿到MSI冠军的时候他已23。长期的不规律作息总是要有报应的,病痛一点一点地侵蚀着他的身体,直到他再也无法稳稳地握住鼠标做出大秀四方的操作。

他就知道,他是时候该退役了。

退役的时候队友也没有多作挽留,他们选择尊重自己的决定。送别的时候大家也有说有笑,看起来就像是出去吃顿饭一样寻常。

唯有史森明红了眼眶。

史森明眼眶变红的时候他正跟李元浩掐着架,gay虎仗着你要走了再不gay就没机会了对他动手动脚,而他龇牙咧嘴地抓住gay虎的手不让他有下一步动作。但仅仅是一个轻微的回头,他就瞥见了退在人群之后,眼眶发红的史森明。

他的心脏像是被人捏住了一样难受,连手上的力道也一并卸了去。李元浩不明所以没收住力气,差点就直接扑在他身上。

“诶你这个人干嘛……”李元浩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句话还没说完便被自己吞进喉咙里,搂腰的手只能顺势挪到他的肩上重重拍了两下。

“兄弟,大家都知道的,你过去吧。”

他依言走到史森明身边,小辅助见他过来便慌忙地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擦眼睛,试图掩盖住他马上就要哭出来的这个事实。但当他主动抬手抱住这个人时,小辅助还是没忍住,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看得他无比心疼。

别哭啊。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这是迟早的事情。

这句看起来很不当人的回复被他咀嚼两番还是没说出口,最后只剩下一句“加油”。

加油啊,以后Letme跟Ming再也不会出现在同一个赛场上了。

可能再也没有像他这么积极TP保下路的上单了。

 

初次见面的时候史森明是一副傻得要死的模样,而他还是个没经历过风哥恐吓的不爱说话的高冷酷boy。从LSPL升上来的小辅助拖着大大的行李箱站在门口,冲着迎接他的众人招手,还跟每个人都打了招呼,脸都认全了。

明明史森明是新人啊,为什么看起来就一副很自来熟的模样。他腹诽着,却没发现小辅助已经走到自己身前。

“君泽你好~我是史森明。”

“你好。”

“果然真人看起来比照片上帅呢,自古上单出老公啊。”小辅助一来便语出惊人,逗得四周队友捧腹大笑。而身为当事人的他也不知道是脑子的哪根筋没搭对,竟自然地就上手揉了揉小辅助的头,还附赠了一句“别闹”。

你瞧,活脱脱一副男友宠溺女友的模样。

 

年轻人的感情总是发展迅猛且不讲道理,他也不知怎么的就喜欢上了史森明。现在回想起来,大概都是缘分在作祟。

他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里有二十五个小时都能赖在史森明身边,向来对人的高冷话少形象可以说在史森明面前是彻底碎了个精光。上单爸爸只要一跟小辅助双排,一句话绝对是三次起步而且全场下来不重样。明明上路跟下路离得最远,可真打起来支援时他又比任何人都要积极。

史森明不知是真的傻还是看破不说破,也开始黏着他。下路双人组的感情本该最为亲密,可简自豪每天都要对着跑到严君泽座位边上待着的史森明唉声叹气。

唉,这下路,还打不打了哦?

他们的这种暧昧状态终是被他打破。某个训练结束的晚上,趁史森明跟他一起进房间的时候,他反手就把人压在了门背上。

上单爸爸凶狠却又笨拙地告着白,最后收获的是小辅助的轻笑。

还有一个甜甜的吻。

史森明的嘴唇很软,像果冻一样。上单爸爸如是想道。

他们开始光明正大的歪腻,不顾队友疑惑加惊异的目光。久而久之众人也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也就由得他们去了。

只是这狗粮队友们吃得实在够撑。

 

2018年,是他们最为辉煌的一年。六场决赛的胜利,六个奖杯的捧起,这在电竞史上是史无前例的。

前没有古人,后应该也没有来者。

春季赛,MSI,夏季赛,S8。每次都是惊险地低开,到最后却又能稳稳地高走。

S8捧杯时他仍觉得这一切都不太真实。金色的雨为他们而下,金色的奖杯近在咫尺。

难道狗年还真是uzi的本命年吗?他心里惊异地想着,直到史森明悄悄地挪过来,偷偷地躲在队友身后握住了他的手。

他眼前看起来模糊的一切突然鲜活起来。

有冠军,有男朋友,这人生,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他回头迎上了史森明的眼神。这人大概是刚刚哭过,但又忍不住咧开嘴。

丑死了。他心里想着,却伸出手给了史森明一个大大的拥抱。

“严君泽,我们是冠军呀。”

“严君泽,小狗终于圆了他的梦,我也终于圆了我的梦。”

“跟你一起拿一个s系列赛的冠军。”

“我真的好喜欢你啊严君泽。”

他被小辅助近乎直白的情话弄得脸颊发烫,环着小辅助的手却又紧了一点。

 

但人总要折服于现实。

当他肩部的伤逐渐加重时,他连握久了鼠标都会感到吃力。他的身体终究不如年纪小一些的选手那么好,整天熬夜rank的作息也让他开始吃不消。

他无法再继续那么高强度的训练,教练也是贴心地减少了一些他的训练量。但他总在训练结束后呆呆地坐在电竞椅上,怅然若失。

该退役了吧,并不想成为队伍的负担。

他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去跟教练说了这个想法。哈特自然是舍不得他离开的,用尽九牛二虎之力劝说他留下。

但他心意已决。

哈特见最后发现劝不动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在他要离开办公室前问了一句话。

“你跟小明说了吗?”

他握紧办公室的门把手一僵,但还是拧开门走了出去。

他之前犹犹豫豫那么久,就是因为舍不得史森明啊。

但这有什么办法呢?他的身体不允许他再支撑下去了。他不想拖累队伍。他不想拖累史森明。

 

史森明反倒成了基地里最后一个知道消息的人。

他看着小辅助生气地来质问自己,说到最后眼泪却一个劲儿地往下掉。

-严君泽你是不是不要RNG了。

-严君泽你是不是不想拿冠军了。

-严君泽……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面对史森明的质问,他张了张嘴,发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史森明……我们还是,分手吧……”

小辅助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眼睛瞪得圆圆的,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良久,小辅助低着头,闷闷地说了句好。

“严君泽,如果这是你退役前最后一个愿望,那我答应你。”

这是史森明离开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他假装坚强地目送小辅助离去,背过身来却悄悄地红了眼眶。

 

 

该走的人还是要走,任凭谁也留不下来。

他也会偶尔飞去北京看两场队友们的比赛,看他们在台上意气风发的模样。他也看到了史森明,后者在每次他来时总会笑嘻嘻地打招呼,但语气里透的是满满的疏离。他觉得难过,但又觉得本就该这样。

他退役后回海南开了间网吧,打着前电竞选手的名号,生意竟然意外地好。渐渐地,他忙于生活中的种种事务。过去的一切,被他锁进了盒子,尘封在心里的某个角落。

“letme?”他想得有些出神,女记者用手中的小卡片在他眼前挥舞两下想让他回神。已经很少有人会这么叫他了,但这位女记者依旧执着地喊着ID而不喊姓名。

她也是怀念着当年的RNG吧,当年的七个人,最好的七个人。

“不好意思,走神了。”他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女记者也是大度地笑笑表示没关系。

“那我们的采访开始了哦。”

“恩。”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现在我们邀请到的是传奇战队RNG的前上单,大家都熟知并且喜爱的Letme,严君泽。今天呢我们也是让他来给大家深度剖析一下我们的冠军辅助小明。毕竟一起当了那么长时间的队友,对他应该还是很了解的吧。好那么第一个问题,史森明对你来说,是个怎样的人呢?”

怎样的人呢?他笑了笑,眼底却有水雾漫起。

“他啊,游戏打的很好,人也很好。”

“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吧。”

 

END.

写完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评论(15)
热度(46)

© 某不知名柒镜镜 | Powered by LOFTER